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洞察 >

河南公司莫名被封账户,一句“好执行” 背后诉说权钱利益之争

2020-01-21 20:36洞察

简介为他人提供担保,是否有风险?长沙市中小企业融资担保协会会长表示,担保分为连带责任担保和一般担保,一般保证是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当债务人不能履行债务时,由保证人...

为他人提供担保,是否有风险?长沙市中小企业融资担保协会会长表示,担保分为连带责任担保和一般担保,一般保证是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当债务人不能履行债务时,由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连带保证责任是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与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保证。

根据《担保法》规定:“当事人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照连带责任保证承担保证责任”。对此,从字面上看,一般担保比连带担保责任和风险较小,但是在主债务人不履行或者无力履行时,仍有代为履行的义务,“比如借款人财产处置后仍不够偿还债务,担保人也需承担债务。因此,只要是担保就有风险。”但是在我国的现行司法解释中有明确规定,担保无关单位并不需要承担连带责任,而今天在湖南长沙发生了一件实在是让人捉摸不透的故事。

公司运营失败,撤资退股之后原公司进行担保,却被迫牵连

豫新华通路桥集团有限公司在2009年10月与一名叫做蒋玲琍的女士共同出资成立湖南华通基础建设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其间蒋女士任法定代表人并负责该公司运营,同年11月,蒋玲琍将湖南华通担保公司的股东变更为蒋玲俐、姜毅、豫新华通路桥公司三家。

两年的经营时间让豫新华通路桥公司感觉到在湖南的业务实在是无法维系,决定放弃这家公司,在征得股东同意后,2012年6月29日,蒋玲俐以豫新华通路桥公司的名义,将豫新华通路桥公司在湖南华通担保公司85%的股权分别转让给湖南省恒盛企业集团有限公司、长沙高新技术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湖南省优质农产品开发服务中心、永州市水利水电建设公司,并操作办理了股权转让协议签订、股权转让金接收、股东信息工商变更登记等手续。

而就在同年的7月20日,因为一起案件引发的故事就此拉开帷幕,起因案件债权人刘艳波与被执行人谷任根、耒阳市南阳镇兴旺兴新联办矿民间借贷纠纷,经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调解后称,截止当年6月10日,被告谷任根、兴旺兴新矿拖欠原告刘艳波借款本息人民币751.37万元。并且在10月12日,芙蓉区法院对此案立案执行, 11月16日,做出执行裁定书,查封、冻结被执行人兴旺兴新矿的采矿许可证及工商登记手续。

2013年6月15日,湖南华通担保公司为被执行人兴旺兴新矿向芙蓉区法院出具“担保函”,称可以为兴旺兴新矿因与刘艳波借款纠纷一案进行担保,被担保人在解除查封之日起六个月内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如未履行,则担保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以前的买卖,现在的生意被牵扯,没关系的诉讼硬是被执行封了账户

2014年,芙蓉区法院做出(2012)芙民执字第1071-3号执行裁定书,裁定保证人湖南华通担保公司向刘艳波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更加蹊跷的是2015年1月14日,长沙中院以“为便于案件执行”的理由,做出执行裁定,将刘艳波申诉执行谷任根、兴旺兴新矿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的执行法院由芙蓉区法院更换为天心区法院,具体理由未做说明或披露。

同年3月6日,天心区法院做出执行裁定:将芙蓉区法院执行裁定书冻结的保证人湖南华通担保公司名下账户中的存款强制扣划至天心区法院账户。并且在7月19日,天心区法院在此前未依法通知豫新华通路桥公司参加听证的情况下,做出执行裁定:

9月8日,天心区法院将豫新华通路桥公司豫新华通路桥公司的银行基本账户及其他项目账户、房产、土地予以冻结和查封。

前后变更,紊乱的程序,人情诉讼胜于法,天心区法院到底为何

9月16日,豫新华通路桥公司豫新华通路桥公司在得知自己被天心区法院追加为被执行人后,以其(执行裁定书“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且未依法送达,严重侵害剥夺了(豫新华通路桥公司)权利,程序违法”为由,向该院提出执行异议。

2016年4月6日,天心区法院做出执行裁定,认为“豫新华通路桥公司对湖南华通担保公司出资不实,应在出资不实范围内承担清偿责任。被执行人(湖南华通担保公司)名下虽有财产但办理了抵押或质押手续,其财产难以变现,此情形属于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裁定追加豫新华通路桥公司为被执行人,符合法律规定”为由,裁定驳回申诉人的异议。

豫新华通路桥公司不服,遂向长沙中院提出复议申请。9月28日,长沙中院做出执行裁定书,裁定:驳回豫新华通路桥公司的复议申请。”

2017年3月21日,豫新华通路桥公司以长沙中院执行裁定书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为由,向湖南高院提出执行监督申请。4月25日,豫新华通路桥公司向天心区法院提交书面申请书,申请追加受让豫新华通路桥公司股权的四家湖南当地企业为被执行人,但办案人员仅口头称天心区法院只想要执行的豫新华通路桥公司这一家外地企业,其始终未做任何正式书面回应。

10月27日,湖南高院做出执行裁定书,内容为:“追加豫新华通路桥公司为被执行人,在抽逃出资2,500万元范围内,对被执行人谷任根、兴旺兴新矿、湖南华通担保公司不能清偿本案债务的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人情办案儿戏一般,公权力的威严已被金钱彻底腐蚀,正义何在?

以上为整个事情的基本流程,在事情的讲述过程中不能我们能看出来几点是非常蹊跷的,而且是难以理解之说。

1、已将股权转让的公司是否应该承担之后公司运营的责任,首先在2012年6月,豫新华通已经通过股权站让的形式与湖南华通基础建设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完成了交割手续,正式退出了公司的运营,那么在2013年湖南华通基础建设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为其人做的担保,是否应该由豫新华通来承担责任。

2、被告谷任根实际有继续在运营的资产,也足以支付700多万的欠款,为何却要执行与其不相关的豫新华通公司,是因为中间所有人都在法院有人庇护,而豫新华通是一家外地企业所以就可以罔顾法律的执行。在实际借款人谷任根占兴旺兴新矿19.3%的股份的情况下,天心区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周辉跃说,股份不好变现,所以执行豫新华通路桥公司的办公楼,拍卖好变现,同时竟然还有电话录音为证,执法者这般水准真是令人无语。

3、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需要豫新华通来承担这个责任,为何审判单位是芙蓉区法院,执行的时候却换成天心区法院,且不说属权有没有问题,就是这个跨区执行都难以让被执行人服众,而且在执行过程中豫新华通完全属于局外人,既没有收到一纸文书,也没有收到相关信息,等到的只有一句话“天心区法院就是想执行你这家外地企业”,后经旁人打听从芙蓉区法院转到天心区法院,是因为天心区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周辉跃与实际出资人刘艳波是老乡,这难道意味着又是一起人情办案。

4、尤其是最近的一次变更更是滑天下之大稽啊,因为执行人被卷入刑事案件,为了更好地执行豫新华通,法院竟然受理了执行人变更手续,换成了执行人之子,这简直就是傻子都能看得懂的把戏,却堂而皇之的出现了。

金钱开道,人情办案,司法公正的根本还是在使用司法的人

“徒法不足以自行”,掌握权力者如果处心积虑“用足用好法律”为金钱,人情任性开道,将法条往利于自己的方向去解释,相对弱势的企业,民众就难以发声,司法公正也会受到侵蚀甚至功能失调。同时,不能静态地认为一旦增强了司法的独立性,司法在权力面前就能够具有更强的抗压性。事实上,任何改革举措都要有动态思维,不能只重一端、不及其余,而应两端并进、相向而行。这就要求在不断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同时,还要加强建设权力运行的监督机制,不断为权力指明“高线”、架设“底线”,今天天心区法院某些人的所作所为就恰恰给我们说明了,法律是公平的,但是当使用法律的某些人因为金钱,人情的腐蚀背离了自己的正义之心,那么儿戏,滑稽的表演就成为了这些人的常态,也许这就是被金钱,认清腐蚀后的权力之争,也是公权力背后莫名其妙的故事。

转载:http://www.fazhishenghuow.com/shehui/327.html

 

Tags:  

上一篇:一场权与法的较量

下一篇:没有了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站点声明:

本站所有资源全部收集于互联网,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